繁体版 简体版
聚写小说网 > 天枢阁 > 第5章 麒麟珏

第5章 麒麟珏

“世子,叶将军不日就要赶赴昭阳城制军。”一老翁站在梨花木榻旁俯首低语道。

一名穿着锦衣玉服的小公子半卧在榻上道:“表哥可有说几时出城?我们可有差人去问过?”

老翁笑了笑,说:“世子勿忧,已经问过了,说是辰时。”

这位小公子是平阳王世子,平阳王妃是楚国公胞妹,是叶尘的姑姑。勋爵之间亲近,多是姻亲。

偌大的楚国公府门庭若市,有送来贺礼祝贺将军晋升,也有来道别陈情,当然大部分是因前者而来。小斯们结过拜贴,承过贺礼,引客人去了前厅,纷拥嘈杂,却不失礼。

外面那么忙,却有一鬼躲在角落里偷闲,好不自在。

“殿下……”一个女鬼坐在床边,看着手里尾端紧扣着蓝色绦子的麒麟珏,自顾自低语着。

这块玉珏是楚国公在她一周岁时送她的生辰贺礼。愿她平安喜乐,能自由自在的过这一生。

麒麟珏本是一对麒麟浮雕玉珏,她手里的是水麒麟。元和九年三月初旬,皇后喜得龙子,皇上取名穆阳。愿他向阳而生,长命百岁!皇上不胜欢喜,便赐婚于楚国公府,与尚在胎中的叶尘结亲,以水麒麟玉珏为证。

同年七月,世子叶尘出生,因是男儿身不可联姻,皇上与楚国公改定二胎、三胎,可国公夫人连生二子之后伤了身子落下病根,幼女叶萱出生不久,夫人因旧疾复发便撒手人寰了。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楚国公不愿自己的宝贝女儿牵扯进皇权争斗的漩涡中,在叶萱两周岁时上书请得恩旨解除婚约。

这段往事楚国公府和民间流传至今,长生殿的二皇子穆阳倒是未曾听旁人提及过。只记得元和十四年春,在中秋家宴上,皇上把二皇子佩戴的火麒麟玉珏赏给了楚国公府,寓意两家世代交好,可再结姻亲!

当时皇后和皇上坐在尊位上,穆阳坐在皇上左侧,皇长子坐在皇后右侧,皇亲贵族依次排列。楚国公府虽靠前,却离穆阳有些远,所以穆阳没注意到叶萱也是情理之中的。

可叶萱看到了与自己有过姻亲的穆阳,穆阳模样精致是为天成,明眸皓齿更是迷人。即便一见倾心也不稀奇!

宴席散后,回到国公府,楚国公便把火麒麟玉珏给了叶萱,叶萱接过玉玦回到房间,把火麒麟玉珏尾端紧扣着的蓝色绦子拆下来,挂到麒麟玉玦上。从那以后,她把玉珏带在身上,从不离身。

元和二十二年夏,叶萱和叶尘坐在清水斋看书,突然侍从方炔急冲冲的跑进来,说:“世子!世子!”

叶萱打趣道:“方炔,你怎么了?跑这么急,火烧屁股了。”

方炔喘着气,说:“小姐,刚刚听到公爷跟兖叔说二皇子今日骑马,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皇上宣了好多御医进长生殿。”

“伤势如何?可有好转?”叶尘放下书,大步走过来抓着方炔的手着急问道。

“林院正说并无大碍,过些时日就可痊愈,你且放宽心!”门外人冷静的说道。

叶尘听出来了,那人正是父亲楚国公叶荀。

叶尘上前一步行礼道:“尘儿见过父亲!”

叶萱看着叶荀道:“父亲。”

“尘儿,萱儿与皇家的婚约早已作罢,如今又何必为他事事挂心?为父的军权炙手可热,此时,你这般关注皇家嫡子,若被那位知道了,这是要至叶家于何地啊?”叶荀看着叶尘,手指着天说道。

“父亲,是孩儿莽撞,请您恕罪!”叶尘拱手俯身说道。

叶荀看着叶尘说:“尘儿,为父也不是怪你,只是你要知道,世家兴亡只在朝夕!”

“萱儿,如今二皇子与云奕的嫡女云汐已有婚约,你就……”叶荀也不知道如何把那不该说的话说出口,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想明白,放得下,对将来的储君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可想而知,今后的路会有多难走。

道理谁都懂,可有谁真的做得到呢?叶尘就是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脾气。他为了妹妹的心愿和幸福,十四岁的他便去了练武场习武、练兵,凭着自己的天赋一级一级往上爬,直至千户。

十七岁,皇上也知道了他的用意,知道他会忠于二皇子,是二皇子登基之后的一大助力,虽不可用姻亲那般牵制着叶家,但有特殊的感情也算是殊途同归,于是就让他去了巡防营。

十八岁的叶尘就已经是巡防营的将领,手握巡防营,他可以自由出入皇宫,可以在觐见皇上的时候看几眼在旁侧的二皇子,给叶萱这长久的思慕中聊以慰藉。

于他而言,想要靠近二皇子,就得有一品官阶和拥有无上荣光的军衔,于是他上书请求调入禁卫军,他想在皇帝身边建功立业,好找机会让妹妹与二皇子相见。

楚国公知道自己手握重兵,儿子又能随侍皇帝,恩宠过重必不长久。于是请求皇上能让叶尘留在巡防营,皇上恩准了。

也是那年二皇子突发心疾,数月未能痊愈。入冬之时病情加重,死在皇后的生辰宴上。次日,皇后一病不起,皇上悲痛交加,便把皇子之死怪到御医院头上,有医治过二皇子的一干人等皆被问罪,绝大部分被判谋逆之罪斩首示众。

监狱里的俘虏,以及长生殿的内侍、婢女、守卫皆被殉葬。各地监狱里的死囚也死在寒风刺骨的冬日。沉雪白头,梅树断梢,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比遍地鲜血更煞人心。

金陵城人心惶惶,谁都怕冲撞龙颜而命丧黄泉,繁华的金陵城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就连飘着的空气都透着压抑和悲伤。可这悲伤却不及叶家兄妹和皇帝心中的万分之一。

次年春,叶萱抑郁而终。生前没办法陪伴二皇子左右,死后也没办法与二皇子同葬,她只希望能给二皇子守灵,可惜这最后的心愿也没能达成。

皇帝看着多年前已经拟好的立储诏书,泪如雨下,亲封二皇子穆阳为睿王,并让钦天监和礼部领军在五龙山建造极其宏伟的睿王陵。在京都修建了一座亲王规格的府邸作为停灵的睿王府。

叶尘上书中书省,甘愿做睿王府守卫,镇守睿王府,为睿王守灵,每次上书都被楚国公压了下来,从此他一蹶不振,把自己困在清水斋,整日整夜喝酒,楚国公府对外宣称世子突发旧疾,需要静养。皇帝知道此事,也没有过多追问。

深夜,叶尘瘫坐在地上,靠着墙角打了一个饱嗝,好多酒坛子散落在脚边,手里握着火麒麟玉珏,两眼无神,胡茬子从白静的肌肤里冒出头来,凌乱的发梢迎风飘着,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煞是令人心疼。

叶荀看着像泥巴一样瘫在地上的叶尘,摇了摇头说:“早知今日,我定不会承情联姻。让我一双儿女深陷泥潭,是我之过!”

叶尘握着玉佩的手紧了几分,低头不语。

叶荀蹲下来看着叶尘,说:“儿呀!萱儿已逝,你要为父如何做,你才肯罢休啊?”

叶尘抬头看着叶荀说:“只愿父亲准许孩儿去睿王府守灵!这是妹妹最后的心愿,我必须帮她达成所愿!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叶荀看着叶尘难以启齿道:“萱儿可知为他至此,他可从未知晓?而且他……又怎会与萱儿……儿呀,你又何必执着于此?”

是啊!穆阳生前不知情,死了又如何承受这份情意?虽然他跟叶萱见过几次面,对叶萱印象也还不错,可他已有心悦之人,那人是户部侍郎的嫡女云汐,也是现如今身怀六甲的睿王妃,睿王妃留在长生殿安胎,皇家正等待着她能为穆阳生得一儿半女,为他留下一点血脉。

叶尘跪下、头贴着地板说:“即便如此,亦是无悔!还望父亲成全!”

叶荀看着如此坚定的叶尘,瞬间湿了眼眶,说:“儿呀!你是在断自己的后路啊!是在断叶氏一族的后路啊!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我不能再失去一个儿子啊!”

“父亲,还请您成全!”叶尘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叶荀说道。

叶荀上书请求皇上准许叶尘守卫睿王府,可这次皇上不同意。他担忧叶尘会做出格的事,有损皇家威严。怕他扰穆阳清静,做不该做的事刺激睿王妃,便让他任监察使,令他择日赶赴五龙山督军造陵。

叶尘离京之前,进宫觐见皇上之后又去了一趟睿王府。他站在睿王府门口,犹豫了半晌才进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