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律师如何防范涉外合同法律风险

发布时间:2020-05-11 15:58:00

天津律师如何防范涉外合同法律风险?近年来,“一带一路”倡议和国际经济一体化快速发展,使进出口贸易额大幅增长。国内企业还缺乏法律知识、风险意识、防控能力和法律适应能力。一些国内企业无法适应复杂多变的国际市场。就对外合同的签订和履行而言,国内企业不仅存在法律风险,而且存在致命的“陷阱”。以下列举了进出口贸易中常见的“陷阱”及防范措施,供企业管理者参考。

天津律师如何防范涉外合同法律风险

天津律师如何防范涉外合同法律风险?

近年来,“一带一路”倡议和国际经济一体化快速发展,使进出口贸易额大幅增长。国内企业还缺乏法律知识、风险意识、防控能力和法律适应能力。一些国内企业无法适应复杂多变的国际市场。就对外合同的签订和履行而言,国内企业不仅存在法律风险,而且存在致命的“陷阱”。以下列举了进出口贸易中常见的“陷阱”及防范措施,供企业管理者参考。

信用证“软条款”是指信用证附加条件规定有效或要求信用证受益人提交一些难以取得的单据,使受益人处于不利和被动地位,导致受益人履约结汇的潜在风险。

信用证中常见的“软条款”类型如下:

首先,信用证规定,货款必须在货物到达目的港并通过买方检验后支付。在这种情况下,信用证项下银行的付款保证不再被提及。实质上是将信用证的付款方式改为见票即付的托收业务,卖方承担托收的一切风险。

第二,没有明确的担保支付条款,或者银行的支付和承兑有几个先决条件。例如,明确规定开证行付款的条件是买方接受卖方开出的汇票。这样,当买方拒绝接受卖方开出的汇票时,银行拒绝付款,或者意味着货物只有在清关后才能付款,或者其他银行的钱才能付款。

第三,有关运输事项,如船名、装船日期、装卸港等,以申请人修改后的通知为准。

第四,设置不易被发现的陷阱,使卖方难以获得合格的单证,保留拒付的权利。例如,在货运单据中,内陆城市被指定为装运港。

第五,信用证前后条款相互矛盾,受益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保持一致。

国内企业如何防范信用证“软条款”?我想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要慎重选择贸易伙伴,注意对进口商的信用审查。为进口商设立“软条款”的主要目的是控制信用证的议付,事实上,银行信贷已经转化为进口商自身的商业信用风险,因此选择信誉良好的进口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软条款”的风险。

其次,建议进口商开立的信用证条款应简洁明了。一般来说,最简单、条款明确的信用证是最好、最不容易出问题的。条款简单的信用证便于出口商检查和理解,不易在条款理解上产生分歧和错误,所以不易有“软条款”。

第三,尽量不接受“软条款”信用证。国内企业不能接受“软条件”信用证的,必须让对方如实告知其内容,看能否实现;不能接受的,必须要求对方修改信用证。

第四,注重文件审查人员的培养。现实中,生产型出口企业和部分中小型外贸企业在这一领域严重缺乏专业人才,导致业务人员或不熟悉信用证的人员在从事信用证单证工作时无法识别“软条款”,从而导致法律风险,最终造成巨大损失。因此,加强对内部审核员的培训,是长期防范信用证风险的重要措施。

无提单交付通常是指承运人(实际承运人或其代理人,或有义务凭正本提单交付货物的其他人)根据申请人提供的副本提单(和/或担保)交付货物,并能不再将货物交给持正本提单的人。无提单交货的最大风险是承运人将货物交给非提单持有人,而真正的提单持有人不能提及货物。

国内企业如何防止无提单交货?我想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调查买家的信用状况。在出口业务中,外贸企业必须调查核实买方信用,选择资质好、信誉好的企业作为贸易伙伴。外贸企业在签订合同的同时,应尽量选择有利于自己的付款方式,如预付方式、选择信誉度高的银行作为信用证的开证行、采用付款交单方式进行交易等。

第二,使用电子提单。利用EDI系统实现海上货物所有权的转移是一个过程。国际海事委员会制定的《电子提单规则》第9条规定,“在交货时,只要收货人出示有效单证,经承运人核实,货物即可放行。物权人应当按照承运人提供的密码向承运人发出交付指示,承运人应当按照交付指示放行货物。”

第三,谨慎选择贸易条件。出口企业应尽量签订CIF(成本加保险费和运费)或CFR(成本加运费)合同。据有关部门统计,在相当一部分涉外合同中,货运代理和进口商串通交货,没有一次交货,这使得我国出口企业的货款为空。因此,企业在签订出口合同时应尽量签订CIF或CFR合同,并强制拒绝FOB合同。

此外,外贸企业还可以通过银行担保交单、购买“出口信用保险”、使用海运单等方式规避无单据交单的风险。

涉外合同纠纷的解决,根据具体情况,通常采取谈判、调解、仲裁或诉讼等方式。无论如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适用法》及其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企业应当为自己选择更加有利的法律适用。

当当事人选择法律时表达。涉外合同在订立、履行、变更、转让、终止、违约责任等方面发生争议的,当事人可以明确选择,即在订立合同时或者争议发生后,明确表示用文字或文字选择合同适用法律的意图。第一审法院辩论终结前,协商一致选择或者变更合同纠纷适用法律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

应用最近链接的原则。当事人不选择适用合同争议的法律的,法院应当按照最密切联系的原则确定适用合同争议的法律。例如,根据合同的特殊性质,一方当事人履行的义务最能反映合同的本质特征等因素,确定与合同关系最密切的国家或地区的法律为合同的准据法。

侵犯我国公共利益的,适用我国法律。根据规定,外国法律的适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公共利益的,不适用外国法律,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同时,当事人规避我国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纠纷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综上所述,虽然涉外合同的法律风险种类繁多,无所不在,但只要企业管理者特别是外贸人员高度重视,将涉外合同的法律风险降到最低甚至零的目标就完全可以实现,不要采取预防措施,从中吸取教训,采取预防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