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对律师见证的遗嘱无效承担责任

发布时间:2020-07-17 15:04:00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第四十九条款的规定,律师见证的遗嘱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被确认无效,给遗嘱受益人造成经济损失的,律师所在律师事务所应当承担过错赔偿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第四十九条款的规定,律师见证的遗嘱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被确认无效,给遗嘱受益人造成经济损失的,律师所在律师事务所应当承担过错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查明

2001年,原告王宝富的父亲王守志与被告三信律师事务所签订了《非诉讼代理协议》,约定三信律师事务所接受王守志的委托,指定张河为王守志的代理人;代理事项和权限为:代表原告证人;代理律师代理费6000元,付款方式为现金,付款时间为2001年8月28日,双方另有约定的权利和义务。王守志在协议书上签字,建弘律师事务所盖章,但协议书没有注明日期。同年9月10日,王守志与建弘律师事务所委托的律师张河签订了《非诉讼代理委托书》,委托书内容包括:因证人原因,需要律师协助办理,现委托建弘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河为代理人,代理权:代表张河作证。

以上事实经双方陈述、非诉讼代理协议、代理非诉讼委托书、见证明、三信律师事务所收到的记录、(2003)海民初字第3229号民事判决书、(2003)益中民初字第5122号民事判决书等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

律师事务所是聘请律师为委托人提供服务,以获得相应报酬的机构。根据继承法,由代理人代书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见证,一个见证人代书,注明下一年、月、日,并由其他见证人和立遗嘱人签名。律师和普通公民有权代表他人见证遗嘱。但是,与普通公民相比,律师可以用自己的法律知识为遗嘱人服务,使遗嘱符合法律要求,这是遗嘱人愿意付出代价委托律师作为证人的愿望。原告王宝富的父亲王守志与被告三信律师事务所签订了代理协议。代理协议的目的是通过律师提供法律服务,使其遗嘱具有法律效力。建弘律师事务所知道王守志的委托目的,在王守志立遗嘱时,应当指定两名以上的律师为证人,或者告知王守志仍需要他人为证人,使其遗嘱生效。但是,在双方签订的非诉讼代理协议中,三信律师事务所仅表明委托事项和委托权限为“他人见证”。建弘律师不能用证据证明他们在签订协议时已经通知了王守志。“代证人”的含义是指他们只对王守志的签名行为负责,因此,应当认定本案中“代证人”的含义是指见证王守志的遗嘱。建弘律师表示,这只是王守志签字作证的辩护理由,因证据不足无法采纳。非诉讼代理协议的主体是王守志、三信律师事务所。只有三信律师事务所有权决定如何履行与王守志签订的协议。张和只是三新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他只能按照三信律师事务所的指示行事,无权决定如何行事。建弘律师认为,任命张河为证人的决定是根据王守志对张河的委托作出的,不能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因过错侵犯**财产或者集体财产的,或者对他人的财产或者人身承担民事责任。”在履行与王守志签订的非诉讼代理协议时,因代理人不履行职责给委托人和遗嘱受益人造成的损失,由被告三信律师事务所承担。但赔偿范围仅限于原告王宝福因遗嘱无效而减少的遗产份额。虽然建弘律师事务所在履行协议过程中存在过错,但考虑到王宝富在本案中选择的是侵权诉讼而非合同诉讼,而王寿志的继承人不仅是王宝富,因此不支持王宝富要求建弘律师事务所返还王寿志支付的代理费的主张他。在见证王守志遗嘱的过程中,建弘律师事务所并不一定促使王宝富提起并坚持二审继承诉讼。因此,不支持王宝福在二审继承诉讼中要求建弘律师赔偿其代理费和诉讼费的主张。